利比亚首都机场受袭 民航客机机身受损
来源:利比亚首都机场受袭 民航客机机身受损发稿时间:2020-03-31 15:13:18


当地时间3月23日,美国纽约街头的休息区空无一人。  新华社  图

见到同胞:我终于不是异类了

我不能肯定这些事情纽约政府没有做,但是至少从州长的新闻发布会上,我没有看到他提到过这一点。我跟纽约卫生局的人私下交流的反馈也是说其实这些事是没有做的,所以我觉得这是亟需改进的。

当地时间3月27日,纽约,通知篮球场因疫情关闭的牌子。 新华社  图

法兰克福火车站人来人往,没有人戴口罩

3月26日,德国确诊人数超过三万,我留守在德国的朋友已经尽量不再出门,他们说超市里几乎见不到中国人了,外国人仍然不戴口罩,可能现在也买不到了。

现在最担心的是,到了南半球进入冬天疫情有可能再度发展起来。比如说在非洲,非洲国家的医疗资源、防控措施是不是能做到位让人担心。当年在非洲爆发埃博拉疫情的时候,全世界还可以去支援,但是现在欧美那么多强国都受到重创,如果非洲疫情暴发,支援的力度会有多大呢?

如果全美各地出现多个“纽约”的话,那就是灾难性的了。所以其他地方要赶紧做好早期的公共卫生防控措施。

因为选择了国内的航空公司,所以飞机上大部分乘客都是中国人,几乎所有人都戴了口罩,有一家外国人全家也佩戴了口罩。近十个小时的航程,北京时间3月11日早上7点,飞机终于降落在上海浦东机场。

这一段历经了32个小时的行程,跨越亚欧大陆,穿越七个时区,搭乘了出租车、火车、飞机和120急救车。测了超过7次体温,电子体温计测过额温、手腕温度,还有红外线测温。回想全程,都觉得是一次魔幻而难忘的经历。